富蕴在线,富蕴新闻网,富蕴信息网,富蕴信息港,富蕴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富蕴在线 >

巴塘扶贫纪事

时间:2018-01-13 23:1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巴塘扶贫纪事

2016年01月02日 星期六

  往期回顾  新闻列表 返回目录     

中青报系

巴塘扶贫纪事

本报记者 程曼祺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6年01月02日   03 版)

2015年12月13日,周日,下午两点半左右,团四川省委派驻巴塘县党巴乡党巴村的“第一书记”李柯和党巴乡党委副书记洛桑杨平来到党巴村的一户农民家,和****的2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开会——本来****有用于办公的村级活动室,但比较破旧,所以村上开会一般就在居民家中。

当天会议的内容之一是再次宣传扶贫政策,并核实贫困户和贫困人口。

作为中国的贫困大省,四川省有贫困人口497.65万,全省有88个贫困县。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巴塘县是其中之一,由团省委牵头省黄金管理局、环保部西南督查中心、国航西南分****对口帮扶。全县有5.3万人,123个村和社区,其中61个是贫困村。

2015年8月31日,****四川省委组织部要求全省1.5万名贫困村“第一书记”全部驻村到位,负责各贫困村的精准扶贫工作,到12月中旬,全省各地的“第一书记”已经驻村3个月有余。

    走进党巴村

派驻党巴村的李柯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复核贫困户和贫困人口,即所谓的“精准识别”,这是“精准扶贫”的前提。

根据201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**实施方案》的通知,“精准识别”是指:“通过申请评议、公示公告、抽检核查、信息录入等步骤,将贫困户和贫困村有效识别出来,并建档立卡。”这种新的、精细化的识别方式,有利于让扶贫支持真正精准到户。

据巴塘县扶贫移民局局长何建新介绍,经过2015年9月以来的最新核查,巴塘县全县的贫困人口数是9042人,贫困户是2050户,相比于2014年8月上报的数据,复核率是52%。这个复核率在甘孜州已经属于很低的水平。

来到巴塘3个多月,李柯的感受是,由于藏区的条件格外艰苦,多年来的“粗放式扶贫”没有让村民看到显著的实际效果,所以信心不足。

12月13日,星期天,李柯再次下乡。此前他已经走遍了****的19户贫困户,在最新的调整中,根据实际情况和****开会的意见,剔除了一户贫困户,又新增了两户,现在全村有20户贫困户,91个贫困人口。

走进泽拉姆家,一开门,一头大白猪就拱到人跟前,几头牛温顺地伏在院子里,缓慢地转过头。在巴塘农村藏房,人畜共居是常态,村民家里一般没有专门的畜栏,白天,猪、牛、驴子在庭院、山里散养,晚上就进到藏房的一层,这里也常常用作“厕所”。

这天,只**罄返亩备驹髦韭甏判∨韭昵朐诩遥6岁的儿子错翁次乃在上学,泽拉姆则去了县城。

李柯和乡里的藏族包村****伍金格乃向扎西志玛核实他们家的建档立卡资料——家庭成员情况、有多少地、多少牛、多少猪,家庭收入和支出,致贫原因……扎西志玛和还没上学的小女儿都听不懂汉语,需要伍金格乃全程翻译。

“愿意养藏鸡吗?”每到一户,李柯都这么问。他计划2016年在村子里建一个藏鸡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,所有贫困户都纳入合作社,免费为他们建立鸡舍、发放鸡苗饲料、提供技术支持。

扎西志玛只是笑笑。和此前的走访情况相似,一圈问下来,愿意养藏鸡的农户很少。

“那愿意种高原雪菊吗?”李柯又问。

扎西志玛仍然觉得很勉强:“地太少了,和弟弟分家后,都是一小块、一小块的。”扎西志玛家只有1.8亩地,她担心,田里如果不种玉米、小麦,就没有自己吃的粮食和给牲畜当饲料的秸秆,这里的居民不购买饲料,耕地上的产出自给自足。

第二天周一,李柯再次去拜访****几个最困难的贫困户。益西次仁一家有5口人:他和老婆拉措及3个孩子。虽然没有老人过多、劳动力过少的问题,但他们家病人多,属于因病致贫。两年前,二女儿丁真正光磕到桌角撞伤了左眼,为了给女儿治病,家里**光了准备用来改造危房的钱,但丁真的左眼还是失明了。现在4岁半的丁真之前还摔到过胳膊,因为家里困难就没去治,现在,丁真的胳膊习惯**脱臼。上周,李柯带丁真去巴塘县医院检查,医生说县医院看不好,可能得送到成都。拉措还患有**结石,不能干重体力活。

全家的主要收入是国家每年将近4000元的各种补贴,以及益西次仁每年上山挖虫草和到县里打零工挣的钱。但挖虫草、捡松茸的收入很不稳定,要看年成和运气。巴塘本地虫草资源匮乏,需要到邻近的理塘县去挖,一去就是2~3个月,吃喝拉撒都在高山上自带的帐篷里,条件异常艰苦。根据地力的好坏,挖虫草要交700元到4000元不等的“税钱”。

巴塘县虫草资源匮乏,理塘县较为丰富,过去由于村民们结队跨县挖掘虫草,时常引发群体械斗。为避免这一情况,两县通过协商,由理塘县划分出一部分区域用于巴塘农户挖掘虫草,巴塘县农户则按人头缴纳部分入场挖掘费,作为对理塘县农户让出虫草资源的补偿,有效避免了冲突事件。

****也存在完全没有劳动力的家庭。58岁的拥金拉姆和65岁的哥哥阿格是一户,拥金拉姆患有癫痫,阿格患有麻风病,常年在家不外出。

在团省委驻村工作组到来前,****还有两名义务教育学龄儿童辍学。在即将开始的2016年春季学期,团省委将帮助两名儿童复学。

党巴村有一定的发展潜力,这里离县城距离较近,开车30分钟左右。同时,****各家都有一些苹果树、核桃树。但以往,村民没有余力挖掘这些作物的价值,他们既不剪枝,也不施肥、采摘,苹果长好了,如果有人开着三轮车来****收,村民就卖;没人收,苹果熟透了掉地上,狗、猪就直接吃了。这里的苹果、核桃和散养的藏猪、藏鸡等都是“原生态”农产品,不过村民没把这些东西当“产品”,因此也并未带来可观经济效益。

周一下午从****回到乡政府后,李柯正好碰到县里农牧局的一位股长下乡回来。他告诉李柯,这天党巴乡雅洼村刚挖好了种车厘子的树坑。县里**200万元从山东引进了车厘子树种,选择雅洼村做产业基地,预计明年可以挂果,后年可以稳定产出,一亩地能种48棵到52棵树苗,产量能达到2000多斤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